站内搜索:
在线投稿
中央精神 | 安徽动态 | 省直 | 群众评价
媒体关注 | 热评要论 | 各地 | 先进典型
意见征集 | 群众论坛
学习心得 | 他山之石
学习辅导 | 重要论述 | 文件汇编
案例学习 | 经典著作 | 推荐读本
安徽群众网先进典型
赵克信:一个老兵的致敬
  2014年03月06日 15:36   稿源: 安徽群众网   
分享到:

  各位领导,同志们:

  我叫赵克信,是一个入伍快30年的老兵。今天,我报告的题目是《一个老兵的致敬》。

  1996年8月,我奉命从作战部队调到六安军分区工作,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到施桥镇将军山村驻点扶贫。

  当我打着背包、带着锅灶来到将军山村时,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人心酸:整个村子没有一幢像样的瓦房,都是些低矮的茅草屋;许多孩子没有鞋穿,光着脚丫子;村部办公室破旧不堪;最困难的一户人家四口人只有一张床。

  到村里的第一天,我掏光了身上所有的钱……

  驻点的那3年,我到村里去了40多次,每一次都要住上一段时间,长则个把月,短则一星期,我给自己订了个目标:不能白去,每次去都争取能实打实地为乡亲们解决一些问题。

  民兵杨先顺想办养蛇场,又顾虑打不开销路,我毛遂自荐,替他做市场调查。当地盛产竹子,村民们都会一些竹编手艺。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四处奔走,多方联系,终于通过一位战友的关系,帮乡亲们拿到了加工出口竹编工艺品的订单……

  山多草自然也多,我寻思着养羊应该比较来钱。可是乡亲们对我还心存疑虑:这个人初来乍到,咋能他叫我们干啥我们就干啥呢?我不气馁,有空就挽起裤脚,下田帮老乡插秧、割稻,吃饭的时候,也和他们一样端着饭碗串门子、拉家常……渐渐地,我感觉到群众对我的信任感增加了,愿意掏心窝子和我说话了。看到时机成熟,我跑遍周边的乡镇,为大家买来品种好、价格低的500头种羊,将军山村的养羊产业就这样发展起来了,老百姓的致富路越走越宽广。

  1999年初,驻村扶贫工作结束了,组织上安排我留在六安市区工作。若是以前,我肯定欣喜若狂,“进城”是许多农家孩子的梦想,我当然也不例外。可当时我却犹豫了。

  与乡亲们相处的点点滴滴不时在我的脑海里闪现,绿色的田野就像一个巨大的磁场吸引着我向它奔跑。我曾是个坦克兵,找准“坐标方位”是职业使然;而通过这次经历,我决定重新校正自己的人生坐标。

  1999年6月,我的请求被组织批准了,正式来到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金寨县人武部报到。

  金寨县是全国第二大“将军县”,革命战争年代,有10万英雄儿女参军参战,绝大多数血洒疆场、为国捐躯,老区人民为新中国的诞生做出了巨大贡献。金寨县又是一个典型的山区县,弯弯的山路承载着老区人民的致富梦想。我到金寨后啃的第一个“硬骨头”就是开山辟路,为位于豫皖边界的铁冲乡长河村,打通一条通往外界的山道。

  长河村被群山阻隔,当地群众出行全靠肩挑手提,村里曾六次组织群众上山修路,都因地势险峻、山高石坚,未能如愿。我刚来报道,恰逢县人武部组织民兵为长河村修路,于是我主动请缨,承担最艰巨的“打石放炮”任务,用绳子一头系在腰间,一头拴在山顶的树上,悬在空中紧张施工,虎口震裂了,手掌打满了黄豆大的血泡,吃饭时连筷子都拿不住。整整68天,我和战友们硬是从山势陡峭、沟壑纵横的山间,抠出了一条长达10公里的盘山公路。通车那天,70多岁的吴长忠老人,在村民们自发竖起的“爱民路”的路牌下长跪不起。这个场景至今仍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时刻提醒着我穿上这身军装,心中就要永远装着“人民”。

  十多年来,我跋山涉水,跑遍了金寨的所有乡镇。几乎每一个偏远乡镇、高寒山区都有我的穷亲戚。

  2007年8月,我到麻埠镇检查工作,无意中了解到,当地有一个叫李伟的小姑娘,学习成绩很好,刚考上金寨一中,但却因家庭困难面临辍学。听到这个消息,我赶了40分钟山路来到李伟家里,看到的是位于半山腰的3间破土坯房,墙面的裂缝足以伸进去一只拳头。原来李伟的爸爸在外打工时从高处跌落,腰部受了重伤,长期在医院治疗,爷爷瘫痪多年,后来又得了癌症,全家就靠李伟的妈妈打零工挣点钱养家糊口。了解到这些情况后,我连夜赶回县城,第二天又马不停蹄地跑到六安、合肥,通过军分区、省军区最终为李伟争取到了南京军区“八一希望助学金”,李伟得以顺利地完成了高中学业,考上了清华大学。

  我有一个习惯,喜欢把穷亲戚跟我讲的心事难事全都记下来,遇到熟人就讲一讲。我总想,也许我做不到的事情别人能有办法,或者大家献出一点爱心,就能帮乡亲们迈过一道坎子。战友相聚、同学相约、老乡相会,我总是絮絮叨叨,大家都笑我话多。其实原来我是一个性格内向、说话很少的人,与人相处最怕提“钱”。可现在为老区人民脱贫,我抛开了面子。这几年,通过我的牵线搭桥,先后有12家外地客商来金寨投资,总投资额达到1亿7千多万元,有13位爱心人士结对资助了61名贫困学生。

  我自己更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时间长了,金寨老百姓亲切地称呼我“扶贫政委”。不过随着工作的深入,我逐渐意识到:单纯输血式的扶贫终归“治标不治本”,“送座金山会吃完,送来新衣会穿烂”,想要乡亲们过上好日子,就必须提高“自我造血”能力。

  每次下乡我都要带个小本子,听到、见到、想到什么好的致富点子,就立刻记下来,回去再仔细琢磨。10多年里,我先后写下了10多万字的扶贫工作笔记。通过分析研究,我发现当地群众之所以贫困,一是缺乏技术,二是缺少规划,三是规模太小。

  于是我主动协调有关部门,依托民兵训练基地和“民兵之家”,免费为农民举办科技培训。截至目前,已培养出各类“土专家”1200多名,在当地留下了一个个走不掉的“田秀才”。

  我还利用一切机会引导农民调整种植结构,调优种植比例。铁冲乡张店村青年民兵叶章鸿种过天麻,但因失败而不敢再干。我多次上门做工作,给他打气,又邀请农技人员专门到他家进行面对面地指导。现在,叶章鸿已是当地有名的天麻种植大户了,年收入10多万元,周围两个村的群众也给他带动了起来。

  油坊店乡盛产茶叶,但由于一家一户分散经营,形不成规模。我指导乡武装部发动50户民兵联合承包了1500亩高山茶场,成立了茶叶合作社。同时,由县人武部出面,聘请县农委专家担任技术顾问,指导茶农改进种植技术,提高茶叶品质。仅此一项,油坊店乡茶叶种植户人均年增收近千元。

  现如今,我的许多穷亲戚都已经脱了贫,有的甚至还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致富能手。每次下乡,我无论走到哪儿,都有乡亲争着请我做客。有一次在长河村,叶祖德老俩口非要把儿子结婚的新房让出来给我休息,令我非常感动。还有一次,一位老人家专程找到我,硬要塞给我一篮子鸡蛋,老人家说:“你是来为咱们老百姓做事的,一定要保重好身体。”虽然这篮子鸡蛋我没有收下,可这句嘱托、这份情意,我却永远珍藏在心底。

  “你把群众看得有多重,群众就会把你记得有多深”。2009年至2013年14年间,我三进金寨,从最初的普通干事到人武部政委,我与金寨的父老乡亲们水乳交融,打成一片。其间,组织上几次给我机会到条件更好的地方工作,我要么婉言谢绝,要么短暂离开后又最终回来。

  我和爱人、儿子分居三地,陕西老家还有亲人,我岳母也年近八旬,身体不好也要我去照顾。在亲情与事业的天平上,虽然我亏欠家人很多,但我自认为对得起党的教诲、对得起部队的培养、对得起长眠于这片红土地,为 新中国的诞生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先烈们!

  我是一个老兵,我以我特有的方式向这片英雄的土地致敬!

  我的报告完了,谢谢大家。

( 编辑: 汪赛霞 )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c) 2013 by www.anhui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