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在线投稿
中央精神 | 安徽动态 | 省直 | 群众评价
媒体关注 | 热评要论 | 各地 | 先进典型
意见征集 | 群众论坛
学习心得 | 他山之石
学习辅导 | 重要论述 | 文件汇编
案例学习 | 经典著作 | 推荐读本
安徽群众网先进典型
颜涛:最后的抉择
  2014年03月06日 15:36   稿源: 安徽群众网   
分享到:

  各位领导,同志们:

  今天我报告的题目是《最后的抉择》。

  2012年12月12日上午,赵荣凯的鼻子又在流血,到医院体检,下午结果出来:胰腺癌伴肝转移晚期。医生明确告诉他,生命最多只剩3—6个月。那天晚上,他没有回家,独自一人在单位附近的旅馆里苦苦思索了一夜。后来,他告诉妻子说,那晚他想了很多很多,最后一刻放不下的还是自己热爱的扶贫事业,越是时间紧迫、越是想多做点事!于是,他把诊断书藏了起来,没有告诉任何人,而是选择了将自己有限的时间投入到工作中。

  赵荣凯是我的同事,省扶贫办原计划项目处处长。回望他匆匆47年的点点滴滴,虽然平凡,却处处彰显了一名共产党员踏实工作,心系群众,对党和人民无限忠诚的政治本色。在平时如此,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也是这样。

  熟悉他的同事都知道,早晨7点半上班,是荣凯保持了20多年的工作习惯。除了出差,荣凯平时几乎都是第一个到单位,打扫卫生、整理资料、早早准备一天的工作。扶贫办在外人眼里不外乎送送温暖搞搞救济,是份闲差,只有 搞扶贫的人才知道其中的复杂和繁重程度。我省有70多个县区有扶贫开发任务,然而省扶贫办的人员编制只有14人。大家平日里都说扶贫办“人少事多”,个别同志偶尔也会抱怨。但荣凯却不是这样理解,他总是说,“人少事多”就是“人少玩,事多做”。提前上班,推迟下班,周末加班,对于荣凯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同事们都说“老赵的病是累出来的。”这话一点都没错。记得2011年底,中央召开扶贫工作会议,赵荣凯负责编写安徽扶贫开发的参阅资料。从数据到案例,从历史到展望,从成效到不足,从国家的扶贫政策到我省的扶贫举措,短短一个星期,一本近20万字的扶贫开发“百科全书”编印成册。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荣凯那个星期的睡眠时间加起来还不足30个小时。

  2012年是安徽扶贫历史上工作任务最繁重的一年。这一年,我省出台了7个关于扶贫开发的重要文件,文件的初稿和具体工作很多都由荣凯起草完成。长期的超负荷工作,损害了他的健康。当年的10月8日,荣凯的鼻子突然流血不止,领导和同事都劝他去医院做次全面体检,荣凯却说:“先等等吧,忙完手头工作就去。”但手头工作总是一件接着一件,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月!后来医生告诉我们说,对于胰腺癌患者,一个月的时间弥足珍贵,如果提前发现,生的机会就会大很多!

  “就是倒下了,也要倒在岗位上!”荣凯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翻开他的工作日志,我们清楚地看到,即便在与死神赛跑的日子里,荣凯也没有停下忙碌的脚步:12月14日,也就是他被确诊后的第三天,梳理项目处各项工作;15日,准备产业扶贫规划编制材料;17-19日,在北京参加产业扶贫规划编制培训班……就这样,荣凯一直坚持到2013年1月8日,在办公室发传真的过程中,倒在岗位上。这个时候,他仍没有透露病情。直到后来我们从医院查阅到他的病历后,才大吃一惊,原来荣凯患的是胰腺癌——晚期。

  是什么让荣凯有如此坚强的意志?是什么赋予荣凯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动力?我想,那一定是爱,是对事业的热爱,是对群众的真爱。

  “为穷人,去求人,不丢人。”这是赵荣凯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宿州市埇桥区夹沟镇草场村,是皖北一个偏远的贫困村,人们至今对曾经担任埇桥区扶贫办主任的赵荣凯印象深刻。村支书武家稠含着泪说:“过去村里长年缺水,又不通道路,出了名的穷,中间十来年都没有姑娘嫁到这个村。赵主任来了以后,四处求人,费尽周折,终于为村子争取到了方方面面的资金,修了盘山公路、村小学,清淤水库,打了机井。现在大家日子好过了,他却看不到了。”

  扶贫工作是为群众说话,为百姓办事。只有走到百姓中间,才能真正摸清那里的致贫原因,才能准确把握群众所思、所盼、所忧、所急。2005年,荣凯调到省扶贫办工作后,他的足迹遍布全省各个贫困县区。记得有一次,他到金寨县水竹坪乡太古村调研。由于位置偏远,村里不通公路,距村部最后3公里山路全靠步行。有人提议找一个能通车的地方去看看,荣凯严肃地说:“扶贫就是要做到雪中送炭,不能搞锦上添花,一定要扶真贫,真扶贫!”由于山路难行,刚走没多久,荣凯的脚就不慎严重扭伤,他硬是借着一根拐杖,一瘸一拐地坚持走了两个多小时。

  2013年2月,荣凯病情恶化,只能卧床休息。尽管这样,他心里惦记着的还是基层的扶贫工作。春节刚过,基层扶贫办的一位同志打电话向他请教一个业务上的问题,他在手机里断断续续地讲了近8分钟。事后,陪在身边的妻子说,那个电话是荣凯一边咳着血一边接的。他想趁着最后的时间,多为基层做点奉献。

  荣凯参加工作二十多年,为贫困地区争取过很多项目和资金,但他自己却始终保持着清正廉洁的做人本色。2004年,有一个村的书记通过关系找到他,想争取一些扶贫资金。荣凯得知这个村并不是贫困村后,便耐心地和这位村支书讲道理讲政策,最终说服其打消了念头。2012年,国家和省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进行新一轮调整,荣凯承担具体工作。其间,有不少人打招呼、探情况,想把有的县列入重点县行列。但他始终坚持标准,不徇私情。面对别人的抱怨,荣凯十分坦然,他宁愿把所有的委屈咽进肚子里,也不愿在原则问题上有一丝一毫的退让。

  对待工作,荣凯热情似火;对待生活,荣凯却平实如水。他的妻子早年下岗,在合肥创业,经过多年打拼,家境还算殷实,早就买上了私家车。但荣凯上下班从未开过一次车,一年四季,都是坚持骑车或者步行。2005年刚进省城工作时购买的手机,也一直用到去世。有同事打趣他,说老赵“抠门”、“小气”,其实大家都明白,表面“小气”的老赵,内心里装的却是“大爱”。

  荣凯最后一次住院期间,他拉着妻子的手说:“我一直有个心愿,就是想把平时节约下来的工资攒在一起,等攒得差不多了捐给家乡,为儿时的学校建几间教室。现在我要提前走了,钱恐怕不够,你要把准备给儿子买房的钱拿出一些帮我凑上,帮我了却这个心愿。”妻子哽咽着点点头说:“我答应你,教室的名字就叫做‘荣凯’楼吧,我想留个纪念。”赵荣凯摇了摇头,坚定地说:“名字我早就想好了,我们一辈子不图名不图利的,非要写自己的名字干啥,我是村里为数很少、通过读书走出来的人,在农村只有读书才有光明、有出路,就叫‘光明楼’吧。”

  把温情深埋在心底,把亏欠留给了家人。这就是赵荣凯,一个普通共产党员的人生境界。

  2013年3月27日,荣凯去世的前一天。气若游丝的他把妻儿叫到床前,他费力地拿着一本岳西县风光摄影画册,将画册上的风景一一指给妻子看,他吃力地说:“对不起,陪你旅游的愿望一直没有兑现,这辈子恐怕都实现不了了,这就算是陪你旅游吧!”他又反复叮嘱儿子,一定要听党的话。临终前的荣凯每说上一个字都极其困难,很显然,这每一个字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都是发自肺腑的真情流露。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不能忘怀的还是这片他挚爱的土地和心中的信仰。

  英雄不只是诞生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伟大也不仅仅显现在惊天动地的事件中。荣凯用他闪光的一生,铸立了一座平凡英雄的伟大丰碑。现在,荣凯他应该欣慰,他最倾心的扶贫事业,在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取得辉煌战果。我们扶贫人将继承他未尽的事业,在他崇高精神的激励下,为群众脱贫致富,打造三个强省,建设美好安徽奋勇前行!

  我的报告完了,谢谢大家!

( 编辑: 汪赛霞 )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c) 2013 by www.anhui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