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在线投稿
中央精神 | 安徽动态 | 省直 | 群众评价
媒体关注 | 热评要论 | 各地 | 先进典型
意见征集 | 群众论坛
学习心得 | 他山之石
学习辅导 | 重要论述 | 文件汇编
案例学习 | 经典著作 | 推荐读本
安徽群众网先进典型
胡承霖:“泥腿子教授”的“夕阳红”
  2014年03月06日 15:36   稿源: 安徽群众网   
分享到:

  各位领导,同志们:

  我叫胡承霖,今年85了。我报告的题目是《“泥腿子教授”的“夕阳红”》。

  我1929年出生在合肥的一个贫苦家庭。小时候,我们全家人靠父亲在一家布店帮工度日,日子过得很苦,吃了上顿没下顿是常事。读中学时又逢国难当头的抗战时期,经常饿得头晕腿软。1949年,我考入南京农学院,凭着合肥市政府“城市贫民”家庭证明,享受到了每月6元钱的甲等奖学金,解决了我的吃饭问题。从那时起,我就立下志向:要努力学习,刻苦钻研,更好解决全国人的“吃饭问题”。毕业后,我当上了一名从事粮食教学和研究的老师,直到1995年光荣退休。

  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先。我和粮食打了一辈子交道,粮食始终是我心头最大的牵挂。1998年到2003年,我国农业进行结构调整,粮食面积压缩,总产量持续下滑,2003年比1997年大丰收时减少1600亿斤,这种现象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谁来养活中国人”的沉重命题在国际舆论中屡被提出。我们安徽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小麦产量持续下滑,1997年单产还比全国平均水平高20公斤,但到了2005年却比全国平均水平还低了10公斤。看到这些情况我万分焦急。于是,在2005年2月18号,我提笔给当时省里分管农业的副省长写了一封信,建议省政府在沿淮淮北小麦主产区开展小麦高产攻关行动,依靠科技,主攻单产,来实现全省小麦的稳产高产。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封信受到了时任安徽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和分管负责同志等多位省领导的高度关切。在他们的推动下,经过多次专家论证,“小麦高产攻关行动计划”被正式列入了安徽省“十一五”规划,全省小麦主产区为期五年的高产攻关行动就此拉开序幕。

  我更没有想到的是,省政府专门成立了小麦高产攻关专家组,由省政府分管负责同志担任组长,让我来当副组长,参与小麦高产攻关事宜的研究和部署,重点负责技术指导和培训,抓点促面。

  接到任务后,我的第一个小麦高产攻关示范点选在了涡阳县高炉镇陆扬行政村。涡阳和合肥之间300多公里的车程,一般要4至5小时,这些年,我跑了不下上百次。

  省市里有关部门和安徽农业大学的领导十分关心我,每次我下乡,都提出要派小车送我,但我从来没有接受过。我总觉得,一个人坐着小车下去,还要有一个专职驾驶员,兴师动众,没有必要。我一个人手提着包,拔腿就走,简单、省事。

  为了争取时间到基层多看一些麦地,每次下乡,我一般都赶清晨6点多的早班车。有时遇到途中搭车载客,路上的时间就长了。所以一般我都会在手提包里放一些饼干、鸡蛋等干粮,如果错过吃饭点,就拿它们当“午饭”。

  在人们的眼里,像我这样一个专家,应该享受较高的工作和生活待遇。但我自己却从来不这么看。不管到哪里,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把事情干好。经常是一挤出长途汽车站,我就直奔田头,裤脚一卷就下地,在田埂上边看麦子进行现场指导,边跟农民朋友叙话交流。省里有一些部门的同志,包括我们安农大的一些年轻老师都很佩服我能和地道的淮北老农民交流。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语言天赋,主要还是长年累月同淮北农民讲种麦、拉家常,自然而然“耳熟能详”。

  农民有农民的质朴,但也有固执的一面。他们固守传统习惯,时常会对我推广的新技术持怀疑的态度,作为我们这些为他们服务的同志,就需要多一份耐心,多一份责任,真正走到群众中去,真正为群众着想。

  记得2009年冬天,天冷得早,大雪导致麦苗生长量严重不足。我在涡阳县新兴镇抓示范,种粮大户刘彪急得挠头。春节后,我让他分两次追肥,第一次亩施20斤尿素返青肥,他同意了。一个多月后我要他再施20斤尿素作拔节肥,他怕肥料多了,引起后期倒伏,在麦地迟迟不肯按我说的办。眼见要错过农时,我在地里急得团团转,说:按照我的办法种粮,多收了,每一粒都归你;少收了,我按市场最高价赔给你!按照科学技术种麦,刘彪的麦田当年亩产就超出往年200多公斤,300多亩收后过磅亩产1300多斤,其中一块3.47亩,经专家实割验收亩产达到1478斤,不仅刷新了安徽小麦的单产纪录,而且也成为当年全国小麦的“单产冠军”。

  向农民推广新技术,必须学会用农民的语言,只有这样,农民才能听得懂、记得住。说实话,这比我在大学课堂上讲课要辛苦多了。每个重要关键点,我都要琢磨,用个什么形象说法,才能让农民听进去。比如说2010—2011年秋、冬、春连续干旱(60年一遇的特大干旱!),我到利辛县几个示范点,为了给农民讲清浇水抗旱的必要性,我说小麦生长需温、光、肥、水四项,现在前三项都不缺,就缺水,举了个“打麻将”的例子:“像打麻将‘三缺一’,怎么和牌啊?”引得在场的农民哄堂大笑。在这笑声中,我知道农民心里已经接受了我的建议,他们很快都浇水了。

  我省“十一五”小麦高产攻关活动计划进行得相当顺利,原定2010年实现增产50亿斤的目标,到2008年就接近实现了。2010年,增产80亿斤,小麦增量占全国同期增量的四分之一。

  为此,省政府奖励给了我个人10万元奖金,我把这笔钱捐给了安农大,用来帮助那些家庭困难而又愿到农村去的大学生。因为我和农民打了一辈子交道,我希望能有更多的青年人才到农村去施展抱负和才华,把农村建设好,让农民更幸福。

  我的领导、同事、学生、家人看我整天忙忙碌碌,很辛苦,心疼我,常劝我“少跑腿、多动嘴”。我总是回答他们:“我不动腿,就绝不乱动嘴。”我想,我今年85,还不算老,只要身体允许,我还会一直干下去,一直干到跑不动为止。我是一个有着62年党龄的老党员,和党的事业在一起,我永远年轻!

  我的报告完了,谢谢大家。

( 编辑: 汪赛霞 )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c) 2013 by www.anhui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