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在线投稿
中央精神 | 安徽动态 | 省直 | 群众评价
媒体关注 | 热评要论 | 各地 | 先进典型
意见征集 | 群众论坛
学习心得 | 他山之石
学习辅导 | 重要论述 | 文件汇编
案例学习 | 经典著作 | 推荐读本
安徽群众网先进典型
“好人书记”鲍振平
来源: 中安在线  时间:2014-05-26 16:28:08 作者: 王少峰
分享到:

鲍振平生前工作照

鲍振平生前的笔记本

  初夏的皖北大地,浩瀚的麦田已泛出诱人的金黄色。今年又将是个丰收年。

  5月21日下午,界首市王集镇朱庄村,繁花尽落,还长着白毛的青桃压满万株桃树;废旧窑厂改成的鱼塘碧波荡漾,不时有鱼儿跃出水面;成片的大棚内,青椒挂满秧蔓;一进村口,“抓好土地流转,增加农民收入”的白底红字标语刷在村民的房墙上……

  村庄宁静而美丽。朱庄村前于庄的高素兰正在春茬高产红薯地里除草。红薯秧早已扎根成活,一场雨之后就可长成米把长。麦收过后,就可把长红薯秧剪下,移植麦茬红薯。

  听说记者专程采访鲍振平的事迹,高素兰停下手中的活,说:“鲍书记是好人!”

  在村部,参加鲍振平生平事迹座谈的群众和干部代表童俊峰、鲍文德、于修正、王殿国等人数度哽咽……

  家境殷实 仗义疏财为乡邻

  在两个儿子眼里,鲍振平对他们的态度是随着成长阶段的变化而变化。在学习阶段,父亲特别严厉,管的很紧;后来成人了,相互间又好像是朋友;现在创业了,彼此又成了相互事业的参谋者和支持者。

  鲍文文兄弟俩都在深圳工作,有时往家里打电话一问,母亲总说他在村里还没回来。但是有时候父亲的电话会突然打过来,像朋友一样聊聊天,但是最后要说的肯定是,最近村里又有什么工作,我最近又办了什么事,村里有哪些新变化,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所以,鲍文文兄弟也掌握住了规律,每当父亲打来电话,就知道村里肯定又有喜事要和他们分享,要么就是让兄弟俩支持他办什么事情。

  鲍文文回忆说,父亲在致富上是个能人,敢想敢干。2010年前后,父亲瞄上了养鹅这个项目,一番考察后,电话打来了,要儿子支持5万元资金,鲍文文立即给他汇了回去,等春节回家,又给他带回去5万元。2012年土地流转期间,父亲的电话又一次打来,先是讲土地流转政策,又讲土地流转的好处,一番介绍之后,钱的问题出来了,说有些群众拿不起股金,他得带头帮助,鲍文文两次给他汇了15万元。2013年,父亲的电话再次打来,说村里要搞结构调整,想种植鸡腿菇、种桃树。鲍文文知道父亲的韧劲,认准的事一定要干,第二天10万元钱便汇到了他的账户上。

  鲍文文也曾问过母亲,父亲那么能干,挣的钱都到哪里去了。母亲朱月华说,挣的钱确实也不少,但钱没怎么剩着。

  是呀,鲍振平的钱到哪里去了?

   2000年,鲍振平经人介绍,从合肥科研所引进了高淀粉红薯,经过一年的培育,第二年繁育三亩红薯苗,免费提供群众栽种,现在王集镇周边群众还在广泛种植这个品种。

  2001年经过考察,鲍振平决定大规模发展延秋辣椒,自己带头筹资8000元购置辣椒种子育苗,提供给群众种植。为解决群众资金困难,又为50户群众每户协调了3000元小额贷款,建成了沿淇子沟占地200亩地、300个大棚的辣椒种植基地。

  2013年,新农合参保,群众很多出门打工不在家,有的手头不宽裕,还有的根本不愿意参保,鲍振平一句话:“愿不愿意,先给他们垫上。”结果,他一个人垫了6000多块钱。

  2014年1月25日,鲍振平在儿子多次催促之下,才决定去深圳看病。临行前,鲍振平掏出2000元钱交给弟弟鲍振贵说:“我要去深圳过年,这两千块钱,一千你替我发放给困难户,另外一千留着村里哪家有红白喜事的,你帮我随个礼,顺便给人家说抱歉不能去了,请人家谅解。”

  ……

  家族兴旺 从未“仗势欺人”

  有这样一种观点,“在皖北农村当村干部,一定要拳头硬,否则镇不住人。”

  界首市委书记刘玉建告诉记者:“鲍振平家族大,弟兄多,我却从来没听说过他靠‘拳头’治理村务。”王集镇朱庄村的干部群众说,鲍振平是出了名的好人,还有乡亲说他是“老奶奶脾气”。

  2003年8月份,正值汛期。连续几天强降雨,鲍庄村出现大面积内涝,尤其是王庄自然村较为严重,村内积水平均达一尺半深。鲍振平带领“两委”干部察看灾情,并焦急地寻找排除办法。

  突然,有村民跑来向鲍振平报告:王庄与张庄的群众因为排水打起来了!原来,王庄村民为尽快把水放掉,想要挖开张庄村的排水沟,但张庄村群众不同意,双方发生争执,并且引起械斗。

  鲍振平急忙跑到出事地点,见两庄的群众操锹拎棍、你推我搡、恶语相骂,受伤的王庄村民王登金躺在泥地里,脸上的血和着雨水往下淌,旁边有位村民不知所措地守护着,整个场面一片混乱。鲍振平一个箭步冲进人群,瞪圆双目,大喝道:“都住手!”。

  械斗双方一看鲍书记怒不可遏的样子,都被震住了。鲍振平大声地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为了这点事至于大打出手吗?再说,谁打伤人,法律也饶不了你!”

  双方群众的情绪冷静下来,在雨地里僵持着。

  鲍振平把张庄村几位“头面”人物叫到一边,讲利害关系,讲不放水的后果,耐心地给他们做劝阻、解释。

  最后,张庄村群众终于同意挖开排水沟,一场械斗得以化解。

  由于村民王登金受了伤,鲍振平开车送王登金先后到陶庙卫生院、界首市人民医院就医,两次为王登金垫付医药费5000元。

  鲍振平心胸宽广,为人厚道,群众有时和他开个玩笑,他也是大大咧咧,与谁都能谈得来,见面熟,大家都说他是“老奶奶脾气”,待人接物的气度让人敬佩。

  2002年春天,天气晴好,鲍振平的窑厂红红火火,每天有近百号工人在窑厂忙碌。一天深夜,3名小青年趁着天黑摸进窑厂,扛起一捆捆塑料布装到窑厂边的板车上。在拉起板车要走的时候,恰好被一名起来解手的工人发现,就喊了起来。瞬间,十几个工人全部冲出宿舍,围住了3名小青年。工人们有人已经抓起了铁锹,拿起了木棍,准备狠狠教训他们一顿。

  “住手!干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鲍振平已经站在了人群里后面。

  “老鲍,这几个不学好的小混混偷咱场里的塑料布。”一个工人不耐烦地说。

  “怎么张口闭口就是偷啊?人家是来咱窑厂玩的,不就几块塑料布吗?”鲍振平回头对三个小伙子说:“别害怕,他们是和你们开玩笑的。”说着,对三个小伙子摆摆手说:“你们也回去睡觉吧,”三个小青年听了鲍振平的话,一溜烟跑了个没影。鲍振平对工人说:“要是真把他们作为小偷打一顿,送进派出所,这几个孩子一辈子就毁了。我们今天放了他们,比打他们一顿的效果还好。”

 [1] [2] 下一页
( 编辑: 汪赛霞 )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c) 2013 by www.anhui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